来自 丹东 2019-05-14 18:00 的文章

起底丹东港集团500天生死博弈

  “4月8日,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及其部分关联企业送达重整受理裁定,丹东港集团重整已进入法定程序。”这一消息标志着,在经历了500多天的债务动荡与各方“罗生门”式的数轮“声明”与“说明”之后,丹东港集团重整已成定局。

  当日,丹东港集团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表示“主要债权人方已向法院申请对我公司进行司法破产重整。此间,有别有用心之人,制造舆论热点,实现不法利益,与我公司无关,我公司尊重人民法院依法裁判,配合依法债务处置工作。”此外,丹东市委市政府官方微信公众号“丹东发布”以及丹东当地媒体也发布了相关通告或报道。

  此外,中国航务周刊记者从消息人士处获悉,作为辽宁省港口资源整合的主体,辽宁省港口集团已经于近日向丹东港集团派驻了工作人员准备整合方面的工作,大连港集团、营口港集团也均已向丹东港集团派驻了相关工作人员。

  丹东港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的最北端,是我国东北地区东部唯一出海口。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丹东港集团成立于2005年2月7日,注册资本为63380万美元。主要股东有:日林实业有限公司、环球港口经营有限公司、辽东国企投资有限公司、美国纽约港务发展有限公司。因其主要股东构成中,难觅国资背景,因此被坊间称之为“全国唯一私人港口”。

  该公司目前法定代表人为黄梅雨,同时担任该公司总经理。董事长为王文良,公司董事有王文夫、胡海洋、王振山等。

  据了解,2010年8月5日,丹东港集团实际控制人在香港设立了丹东港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并通过100%持股辽东国企投资有限公司(香港)、日林实业有限公司(香港)、美国纽约港务发展有限公司(香港)、环球港口经营有限公司(香港)持有丹东港集团的全部股权。

  其中,日林实业有限公司持有丹东港集团36%的股权为最大股东、美国纽约港务发展有限公司(香港)持有丹东港集团30%的股权、辽宁国企投资有限公司(香港)持有丹东港集团20%的股权、环球港口经营有限公司(香港)持有丹东港集团14%的股权。

  而王文良通过Venture Logistics Limited和裕点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丹东港集团(香港)70.30%的股权,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据悉,目前国有资本通过丹东港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持有丹东港20%的权益,美资则通过丹东港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持有丹东港44%权益,其他权益人持有另外剩余权益。

  王文良是丹东港的实际控制人,但在丹东港集团陷入债务危机以来,他人在何处已成谜团。

  丹东港集团执行总裁胡凤浩在2019年3月22日表示,王文良已经退出丹东港的经营管理,重大经营策略由董事会决定,并由管理层具体实施。

  据了解,王文良是丹东本地人,曾在丹东市政府工作,后弃政下海从商,2005年2月成为了日林集团的董事长。

  也正是在此不久之后,由原交通部和国家发改委编制,并经国务院审议通过的《全国沿海港口布局规划》发布,全国沿海港口被划分为环渤海、长江三角洲、东南沿海、珠江三角洲和西南沿海5个港口群体,丹东港作为环渤海重要港口,成为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支点。

  于是,丹东港集团开始转制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王文良的日林集团出资1072.8万美元,拿下丹东港集团36%的股权,成为丹东港的实际控制人。

  成为实际控制人的王文良不断为丹东港招商引资,一度实现了丹东港的快速发展。其本人也一度风光无限,更是在2016年作为辽宁籍人大代表参加了全国两会。

  但在2017年3月,王文良因涉及辽宁全国人大代表案,被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处有期徒刑,缓刑一年,但在为期近一年的缓刑考验期阶段,王文良不知去向。

  丹东港集团的债务危机始于2017年。这一年的10月30日,丹东港集团发行的“14丹东港MTN001”债券因未能按期兑付本金,出现了实质性违约,违约金额为10亿元。

  2017年12月1日,丹东港集团披露,截至2017年10月31日,丹东港集团存量债券有6支,共计69.5亿元。2018年1季度到期量为24亿元,债券兑付金额较大,也面临非常大的兑付压力。

  之后,丹东港集团的另外几支债券“15丹东港PPN001”“15丹东港PPN002”“15丹东港MTN001”也相继出现兑付困难。3月10日,本应于当日兑付本息的5年期“13丹东港MTN1”,由于丹东港集团未能筹集足额偿付资金,再一次构成实质性违约。

  2018年3月8日,丹东港集团收到的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丹东银行向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的申请被法院通过,裁定查封丹东港集团价值48.93亿元的财产。7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丹东港集团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立案调查。

  据了解,丹东港集团债务高企的问题,在2015年就引起了外界的关注。2010年至2015年,丹东港实现了快速的发展,但与此同时,其债务融资规模也在飞速增长。

  从债券发行和到期偿付的时间分布来看,在2010年至2015年间,丹东港集团的债务融资规模远高于到期偿债规模,净融资规模长期为正,2015年公司净融资规模达到83亿元;但到2016年,公司仅发行4支债券,募集资金47.1亿元,其中,2016年10月和11月发行的两支公司债票面利率分别高达7.95%和8.50%,而同年公司却面临119亿元的偿债压力;2017年,丹东港集团未曾在债券市场募集资金,却要偿还近60亿元的债务。

  一方面,曾经作为重要融资渠道的债券市场已经对丹东港集团不再认可,公司无法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以债还债”,导致资金链异常紧张,也为债券违约埋下伏笔。

  另一方面,丹东港的经营也出现问题,其财务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丹东港集团的净利润已经开始减少,即2016年净利润从2015年的11.05亿元减少至8.94亿元。

  2019年2月20日,丹东港集团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宁波海事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至此,这一“全国唯一的私人港口”彻底被定性为“老赖”,其法定代表人黄梅雨也被列入“老赖”名录,被限制消费。

  据丹东港集团通报,截至2018年9月30日,丹东港集团账面总资产602.75亿元,账面净资产113.43亿元,总负债489.31亿元,其中有息债务419.7亿元。

  2019年3月20日,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丹东港集团送达《通知书》,中国工商银行丹东分行、交通银行丹东分行等债权人,对丹东港集团发起重整申请。但随后,丹东港集团却向法院提交申请,认为丹东港集团并不满足破产条件,之后又要求丹东市人民政府偿还该公司垫付的围海造地及港口公用基础设施建设资金227.89亿元,但被丹东市政府回应“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丹东市人民政府没有偿还义务。”

  4月8日,经历了500多天的丹东港债务风云最终尘埃落定。丹东市政府发布消息,丹东港集团重整已进入法定程序。丹东港集团也发布公告表示“尊重人民法院依法裁判,配合依法债务处置工作。”

  2018年11月29日,辽宁东北亚港航发展有限公司更名为辽宁港口集团有限公司,就在此前一天,该公司还促成了营口港集团589.29亿元债转股,力挽营口港债务危机。该公司一口气“拿下”大连、营口,间接“持有”盘锦、锦州,辽宁港口资源整合靴子初步落地。

  此前就有分析称,丹东港集团并非国有或国资控股企业,国资参股较少。辽宁港口集团将如何整合丹东地区港口资产,尚无明确方案披露。不排除暂时搁置,徐图后进的可能。

  而此次丹东港集团重整之于辽宁省港口集团推进辽宁省港口资源整合而言,是契机还是又增加了挑战呢?

  4月9日,辽宁港口集团相关人士向中国航务周刊记者透露,目前,辽宁港口集团已经向丹东港集团派驻了工作人员着手推进港口整合方面的事宜。该人士介绍,不仅是辽宁港口集团,大连港集团、营口港集团也均已经向丹东港集团派驻了相关工作人员。

  究竟辽宁港口集团能否“再下一城”,辽宁省港口资源整合能否再进一步,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