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丹东 2019-05-17 09:18 的文章

新京报:设丹东特区 能否引领东北经济复兴?

  一旦设立特区,只要半岛局势稳定,丹东必能吸引来自韩日的资金,同时,丹东倚靠东北良好的工业基础,熟练的工人以及齐全的基础配套设施、高校人才资源,完全可以复制当年深圳的奇迹。

  近日,中共辽宁省委、辽宁省人民政府印发了《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的通知,决定创建辽宁“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通知明确指出,要以丹东为门户,连接朝鲜半岛腹地,争取国家适时设立“丹东特区”,将丹东打造为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

  投资不过山海关,是投资界对东北地区的一种惯性看法。这其中包含的原因,除了东北地区自身体制、思想等原因外,必须承认的是,也与国际环境有着密切的关联。最重要的因素莫过于朝鲜问题的存在,它影响了东北地区的经济及对外发展。

  “丹东特区”的最终出现,源自近期半岛局势的新变化。2018年上半年,朝鲜不仅打开国门,与中、美、韩、俄等大国建立了良好的外交关系,还宣布弃核搞经济,修复冰封已久的韩朝关系。种种迹象表明,朝鲜开放与发展的决心已定。

  中国目前有七大经济特区,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和海南是改革开放初期设立的经济特区。进入2010年之后,中国又先后批准了新疆的喀什经济特区和霍尔果斯经济特区。从特区的分布来看,东北地区的确需要一个经济特区,来刺激和引领整个东北经济的复兴。

  东北振兴是最近十年来谈论较多的话题,但东北地区的振兴需要一个先导区来引领,却是不争的事实。

  沈阳和大连一直希望承担这样的角色。沈阳作为辽宁省省会,是东北亚经济圈和环渤海经济圈的中心,以它带动东北经济重新发力并非没有可能;而大连,在东北整体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跟上全国发展的步伐,将其作为东北重振经济的桥头堡,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但沈阳和大连之外,还需要更多的支点来支撑东北经济的振兴。丹东特区或许就是一个好的选择。根据今年1月发布的《丹东沿海经济带三年攻坚计划(2018—2020年)》,2020年丹东将建设成为东北振兴沿边开发开放先导区、东北东部出海主通道。

  如若真能实现,沈阳、大连和丹东将形成一个稳固的经济三角区,必将引领整个东北地区的复兴。这也是辽宁省提出争取国家适时设立“丹东特区”,将丹东打造为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的真正原因。

  一直以来,丹东是中国36个边境城市中最大的那个。即便是过去五年,其GDP已经下滑了近30%,2017年丹东GDP虽仅为793亿元,却依然是36个边境城市中数额最大的。当然,与2013年史上额度最大的1117亿元的GDP相差还是有点距离。

  作为中朝最重要的边贸重镇,受半岛局势影响,丹东的跨境贸易近几年也呈萎缩趋势,外贸出口额从2013年的33亿美元连年下降,2016年下降到24.9亿美元;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2016年的数据更是从25077万美元剧降到579万美元。

  近日,在第三方研究机构制作的“2018中国主要边境城市发展潜力排行”中,曾经的边境城市老大丹东仅排在36个城市中的第三名,位居霍尔果斯和满洲里之后,其中外贸活力仅位列第七。这种地位的下滑显然不是当地愿意看到的。

  当然,另一方面,在中国目前各类优惠政策已无优势的前提下,设立特区未必就能真正解决问题。况且,早期的五个经济特区中,也仅有深圳真正成功,其余四个的发展并未能实现最初的设想,甚至发展步伐落后于其他城市。

  仔细研究深圳的区位优势会发现,深圳的成功并非偶然,五个特区中,只有深圳才是真正背靠大的经济实体——香港。厦门背靠政治环境复杂的台海;珠海背靠体量很小的澳门;汕头除了海外广大的华侨外几无其它优势;那个时候的海南和荒岛也相差无几。

  回过头来看丹东特区的未来,只要半岛局势稳定,丹东必能吸引来自韩国、日本的资金,同时,丹东倚靠东北良好的工业基础,熟练的工人以及齐全的基础配套设施,外加沈阳和大连的高校人才资源,完全可以复制当年深圳的奇迹。

  丹东设立特区的好处,不只在于似乎已无优势的政策加持,而是可以由国家协调管理,打破地域限制,首先让丹东港要成为东北东部的出海口,解决吉林、黑龙江没有出海口的困扰,真正打通东北亚的发展瓶颈,对接朝鲜半岛,最终连接日本。

  可以说,在丹东设立经济特区,会为整个东北地区低迷了近十年的经济困境带来积极影响。在某种程度上,它会像一剂强心针,作用甚至堪比深圳当年带给广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