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丹东 2019-06-08 23:34 的文章

丹东港资产再被冻结 多家银行债权人浮现

  近年来,银行卡盗刷、信用卡纠纷、暴力催债、保险理赔难等问题层出不穷,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

  一边是召开发布会宣布“资产足以覆盖负债”,一边是债权人申请资产保全,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东港集团”)的未来充满变数。3月底,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哈尔滨银行、潍坊银行向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保全,两家银行分别申请冻结丹东港集团财产为63661538元和53051282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近期还有河北银行、多家基金公司、证券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向法院申请了资产保全。

  而3月22日,丹东港集团刚召开了发布会,执行总裁胡凤浩等人对外表示,其目前自查的894.69亿元总资产足以覆盖489.31亿元的总负债,并考虑通过债转股、资产处置、战略投资等方式在未来3~5年内化解债务问题。但这次发布会也引起了争议。

  3月29日,裁判文书网显示,哈尔滨银行与丹东港集团因债券交易纠纷一案,于2019年2月26日向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丹东港集团银行存款6366万元或查封相应价值的财产。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哈尔滨银行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查封、冻结被申请人丹东港集团银行存款6366万元或相应价值的财产。

  同样,潍坊银行也因公司债券交易纠纷一案,于2019年2月26日向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丹东港集团银行存款5305万元或查封相应价值的财产。

  而就在前一天3月2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已经挂出河北银行和另一家城商行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的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河北银行于2019年2月27日向吉林省通化市东昌区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丹东港集团所有的价值人民币2.14亿元财产。法院认为,申请人的申请符合有关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零一条、一百零二条、一百零三条的规定,裁定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丹东港集团价值人民币2.14亿元的股权。同时,法院亦认可另一家城商行的申请,已查封、扣押、冻结丹东港集团价值人民币1.07亿元的股权。

  截至4月3日,上述4项冻结申请是丹东港集团最新的诉讼事项,合计查封、冻结丹东港集团财产价值为4.38亿元。

  除上述4家银行外,今年2月至3月间,丹东港集团被法院查封、冻结的财产还包括多家其他金融机构:金元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因与丹东港集团债券交易纠纷一案,请求法院冻结丹东港集团银行存款5305万元或查封其他等值的财产。创金合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9年2月27日向法院提出申请,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丹东港集团所有的价值人民币5373.5万元财产,并已提供担保。上海合晟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2月27日向法院提出2项申请,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丹东港集团所有的价值人民币3.18亿元财产和3216.5万元财产,并已提供担保。另外,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2月27日也向法院提出申请,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丹东港集团所有的价值人民币3482万元财产,并已提供担保。

  对于此次申请财产保全,记者联系到潍坊银行,其相关负责人表示,涉及案件还在审理当中,该行不便回复相关细节;同样,哈尔滨银行相关负责人亦表示,暂无信息可供回复。截至发稿河北银行一直未回应本报记者的采访联系。

  自2017年10月30日,丹东港集团第一笔债券违约开始,到现在已逾500天。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丹东港到期未偿的公开市场债券规模达54亿元,同时另有25.5亿元债券将于2021年到期。据中债网的最新数据披露,丹东港金融类债务超过400亿元。

  而近日丹东港集团对媒体表示,2019年3月20日,丹东港收到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书》,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丹东分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丹东分行、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丹东分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丹东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对丹东港提起了破产重整申请。但丹东港认为其并不满足破产条件的事实,向法院提交了《破产重整异议申请书》,并提交了《关于召开破产重整申请审查听证会的申请书》,要求就丹东港破产重整受理问题依法召开听证会,听取丹东港陈述意见。

  记者注意到,丹东港集团目前每月对违约债务后续进展情况做一次公告,最新的一次于3月29日披露,丹东港表示,将保持与投资者及相关中介密切沟通,配合主承销商开展后续工作保证持有人利益等。但记者多次拨打公告后附的丹东港联系方式以及其他公开电话均无人接听。

  某债权银行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银行一般就是向法院起诉,有抵押物的申请抵押物拍卖。但是这次涉及银行之多、金额之大,考虑到企业的现状,也只能是走法律途径。”而关于银行资产是否能收回,其不愿多做回答。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表示,如果企业不破产,除担保、抵押等担保债权之外的普通债权,是以先冻结者优先执行的;但如果企业破产,对于没有担保、抵押的普通债权,则按比例清偿。因此,金融机构作为债权人通过法律途径申请,冻结企业资产是应该的。

  宋一欣表示,随着经济下行,包括上市公司、地方政府,P2P民间融资机构等的债务违约风险时有发生,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从目前来看,真正因为企业经营外部环境变化导致债务违约的诱因并非多数,更多的是发生于盲目投资、违规投资等,及对金融风险没有合理把控的行为,当然也不排除债务造假的情况。”

  宋一欣表示,银行等金融机构作为债权人可以申请破产,丹东港也可以提出异议,最后要以法院裁定进行破产程序为准。其表示,如果法院作出进入破产程序的裁定,破产才生效,进入破产程序后,有两种结果,一是破产清算,企业彻底关门;另一个是破产重整,债务清零,由其他人接手重整。

  关于企业破产重整对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影响,北京某高校法学院教授分析道:“如果成立了债权人委员会是可以进行法庭外债务重组的,但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若没有达成协议,也会走到申请破产重整的程序。从债权人角度而言,尽快启动重整程序是有利的,且一般而言,启动破产程序对各方来讲损失都是最小的。当然,对于企业而言,破产的话一般需要任命破产管理人来接管企业,也会对企业造成声誉损失,因此,企业可能不愿意破产重整。其表示,如多家债权人申请查封债务人财产,会对债务人资产形成‘争抢’的局面,启动破产程序是公平清偿债权人最好的方法。”